漂,向哪里

行于尘世,有太多的负累,愿如小草,清心淡雅,只与阳光相拥,与往事微笑。人的心有时需要适当删减才能轻松前行……这一路上,有过欢心,有过惆怅,还有温暖和感动,过往柔情似水般浅漾于心底永久珍藏,不刻骨,亦生香……

00:00/00:00

一直不喜欢看民谣歌手的照片,尤其是那些能让我产生共鸣的声音,总觉得声音和共鸣是不该有具体形象的,没有一种样子可以贴近自己内心的感觉,但巴奈是个例外。第一次听到巴奈的声音,是一个live版,很欢快很轻松,现场气氛很活跃,一个像外国人说国语的声音在说“快一点,再快一点”,观众们有节奏的鼓着掌。听着这个中性沙哑的声音,看了看歌手名字—巴奈,以为是个外国人,在中国的live。

第二次听巴奈的歌,是《你快乐所以我快乐》,也是live,弹着吉他的巴奈说:“自己快乐吗,不知道,或许是没有遇到那个可以他快乐我就快乐的人,我觉得我其实不快乐,所以只好把这首歌唱成这样怪怪的样子。”或许真正快乐的人并不多,戴着面具生活成了浮华背后的冰冷,民谣歌手说出这样的话其实并不奇怪,文艺的调调,太容易有了。

某天又听到巴奈的这段live,随手百度搜了搜巴奈的介绍,原来是位台湾卑南族与阿美族的混血儿,流浪歌手。阿美族的神话故事里,巴奈是一个非常美丽却红颜薄命的女子 ,以她为主人公的传说正如能倾国倾城引发十年大战的海伦.。这个有着传说一般名字的女歌手,吸引了我。第一次很想看看民谣歌手的照片,一直以为巴奈应该是个有些沧桑、甚至有些哀默的样子,没想到长得如此普通,普通的原住民,挂着灿烂的笑容,只是笑容里藏着淡淡的无奈。突然觉得或许共鸣正是这样,没有那么多的文艺,没有那么多的不可言喻,其实很多平淡简单的东西就是最灵魂的奏曲。

巴奈的每一首歌出现的时间总与我的生活如此贴近,仿佛就是主题曲。最开心的时候听到了欢快的一曲,有些挣扎哀怨的时候听到了《你快乐所以我快乐》,现在该《漂》了。短短的两个星期, 我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悲观和惆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一个怕挫折的人,但是在这分道而行的时候,小小的挫折总让人无比挫败。找到一个平衡点很难,奋斗的人生,相对潇洒的生活,需要的很简单,可现实总是很吝啬,让我们在生存与生活之间无限犹豫,踱步徘徊。或许在毕业之时就不该看《北爱》,特别是在受挫之时,漂泊的感觉比任何打击都痛……或许人就是这样,慢慢屈服于现实,慢慢磨掉棱角,慢慢变得犹豫,慢慢活得矛盾。

漂来漂去,不是脚步,是心灵。我不贪心,只要一种归属感,灵魂的归属,让我觉得总有那么一片田野能容我躺下,放松,呼吸没有压力的空气。或许只有真正活在“漂”里的人才能透视自己的内心,巴奈就是这样,透彻是需要代价的。

漂,向哪里,只求一个光明的彼岸……

我的心中 飘来飘去
始终找不到
我内心想要最善良的那一颗星星
我的心中 飘来飘去
始终找不到
我内心想要最善良的那一颗星星

喔喔喔 我知道
我想要的那一颗星星
就在我内心深处
没人能了解我最想要的那一颗星
就在我内心深处
没人能了解 的心

 

柯美黛,1969年出生,小时候念过四所小学,预示了后来漂泊的命运。同样是来自台东的原住民歌手。如果说;陈建年、纪晓君的音乐贴近自然,那么柯美黛的歌则显得色调浓重而沈郁,勾勒着她流浪各地的足迹。背着吉他,游走在天地之间,这样的背影或许看来苍凉而传奇。但是,去听她的歌、去读她的词,你会遇见一种熟悉的感觉,疏离与寂寞,久藏心底,被她的歌声召唤而出,轻触即四处漫溢。听柯美黛现场的人都说会内伤,有时就乾脆直接承认;害怕听她那些真实而坦白的旋律。在界限模糊、是非浑沌的这个世代,这样一种斩钉截铁的声音,已经很难听见了。

巴奈作为一个台湾原住民出身的创作型歌手,她的作品中所呈现的强烈情感超越了歌曲本身的旋律,超越了种族语言,展露了人类共有的寂寞与悲悯,更与她深具独特魅力的低沉嗓音结合得天衣无缝,一不小心就能叫听者在这倾泄而出的情绪中。

巴奈简介

Panai(巴奈),在阿美族语中代表“稻穗”,汉名柯美黛。父亲卑南族、母亲阿美族。

阿美族的神话故事里,巴奈是一个非常美丽却红颜薄命的女子 ,以她为主人公的传说正如能倾国倾城引发十年大战的海伦.
台湾著名音乐制作人郑捷任让编曲和录音烘托巴奈的作品,民谣的基调下,又赋予每首完整的音乐风景,有时像是场电影,有时让Pub Live的气氛忠实呈现。不追求音效的甜美,而忠于歌的精神,像《天堂》,你可能以为他录得糟透了,但当你懂得了这首歌质疑、控诉的味道,会觉得这是对的。同时节制着专辑中的情绪,不沦为滥情,像《过日子》副歌变成爵士风轻松逍遥,让听者不致于溺在伤怀的苦团中。

像《巴奈流浪记》,亦如一出电影,寥寥公路上孤单地走着她,车水马龙匆匆而过,眼泪离开了身体,自然会变得坚强,一路走去,崎岖坎坷却也潇潇洒洒。每一个背井离乡的朋友,难免会孤单寂寞,听这首歌,一切都会变成彩色,告别悲伤。

巴奈曾经签约滚石6年,最终也没发片。后来在角头音乐用超漫长的制作周期录制了这张专辑,从头到尾就只有这一张,但就这一张,是分最高的一张台湾女性创作人的专辑。十二首歌首首经典,平实朴素饱含历练和沧桑。整张专辑风格非常之统一,制作成本不高但是制作人的用心和品质一览无遗。

巴奈的中性特质,不仅在于嗓音,还有她的思考模式与说话方式,难得看见她表现女人娇态,偶尔,会流露一种“母狮的温柔”,威严但慵懒,搔搔一头浓密的黑发,抬抬眉毛,对你的话不表同意时会撇撇嘴,与人交谈时,经常听见她朗声大笑、或者皱着眉,显现一种孩子似的好奇或狐疑;唱歌时,那一张线条分明的面孔几乎是她的歌声之外,最引人注意的一道风景,她一双浓眉的纠结与舒张,反映着曲子里的情绪起伏,在一收一放之间,让人窥见她平时不轻易释出的情绪。

在她的中性歌声中,听到一种台湾原住民成长的心酸和坎坷,但又具有普遍性的感染力,具阿美族与卑南族血统的巴奈曾说:“许多人认为阿美族歌谣大部分是快乐的,甚至有人觉得原住民的歌都是乐观开朗的,但又有多人知道原住民在快乐歌唱外,如何面对现实生活的残酷,与心中的无奈及悲凄?

听她现场的人都说会内伤,有时就干脆直接承认;害怕听她那些真实而坦白的旋律。

当一种纯度百分百的诚实质素,在眼前乍然展现时,会让久经尘俗熏染的人无法逼视。简单、坦率、像把利刃,利落地切进复杂纠结的情绪肌理。

“她很简单,是我们太复杂了。”巴奈的朋友小汤这么说。

常觉得巴奈的歌很“冷”,“冷”到起鸡皮疙瘩的程度。 那种源于生活环境的凄怆,活生生的挣扎。

自觉,疏离,从山林到都市,流浪已久的Panai自有一套心理防卫机制,抵抗着虚假向性格里渗透。她展现一种纯粹,力量撼人。在界限模糊、是非浑沌的这个世代,这样一种斩钉截铁的声音,已经很难听见了。

她的音乐也许注定是不会大红大紫的音乐,但也是无可争议的优质音乐。听她的歌常常是那样的一种状态:你无法忽视那声音的存在,你无法把她的歌声当作是背景音乐;

有一种歌者,你不需要看到她的脸是否美丽,你不需要知道她的音乐故事是否精彩,你甚至觉得在她演唱的时候,乐器根本就是多余的,仅仅是她的声音,就已经足够来征服你。

台湾最有重量的声音!这就是巴奈!作为一个台湾原住民出身的创作型歌手,她的作品中所呈现的强烈情感超越了歌曲本身的旋律,超越了种族语言,展露了人类共有的寂寞与悲悯,更与她深具独特魅力的低沉嗓音结合得天衣无缝,一不小心就能叫听者在这倾泄而出的情绪中,灭顶。她的声音,就是独一无二的乐器,因为纯粹,所以有力量.

个人经历

1969年 出生,狮子座。小时候念过四所小学,预示了后来漂泊的命运。

1981年 开始偷弹哥哥的吉他。

1986年 从此展开了餐厅走唱的生涯,台东-高雄-台中-台北等地。

1990年 和滚石签约,等了六年未出片。

1991年 在纽约待了三个月,呼吸另一种空气,体验到人与人的差异。

1995年 明显感到自己有话要说,开始创作,加如“原舞者”,开始学习和自己血统有关的一切。

1996年 随“原舞者”第一次赴欧巡演。

1997年 随“原舞者”前往新加坡-香港巡演。第一次宜兰民歌西餐厅驻唱,感觉到这块平原的朴实及人与人之间的温暖。

1998年 随“原舞者”前往美国-加拿大巡演。随差事剧团至菲律宾达那峨岛演出“土地之歌”

1999年 随“原舞者”第二次赴欧美演出。随角头音乐“Am乐团”至日本北海道与爱奴族交流、演出。

2000年 重新回到宜兰驻唱居住,在百老汇西餐厅。录制第一张个人创作专辑《泥娃娃》。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真实魔鬼游戏 的影评
埃微I5plus
被禁忌的游戏评论: 我是否该写一篇悲伤的乐评
命运爱情之六 战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0   其中:访客  5   博主  5

    • avatar 成都定制衣柜 1

      现在的年龄,挺羡慕你的

      • avatar maillot saxo bank 3

        个人经历是博主吗?那还真会漂耶。

        • avatar 朵未 5

          两天好雅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