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记》仅以此文献给那些曾经被大学上过,正在被大学上,和即将被大学上的朋友们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摘

  2.
   军训的生活开始了。
   说实话,我不喜欢军训,我讨厌被人指挥,我认为,只有狗才会完全依照人类发出的指令去完成某件事情,当然,军队里面的要的,就是完全服从指令的“狗”,进了部队,你就不能把自己当人,于是,我的非人生活正式拉开序幕。
  对于每天睡到自然醒的我,现在要早早起床,慌张的从床上翻起,手忙脚乱的批上衣服,牙刷随便在嘴里捅两下,毛巾随便在脸上擦两下就要下楼站方队的日子确实很痛苦。当然也没有没那么慌乱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漱口洗脸。
  绿军装,绿裤腿,绿胶鞋,小绿帽子,连学生带教官,一起从头绿到脚,那个场面叫震撼。整个校园,成了绿色的海洋,从某种程度和角度上,弥补了学校没有绿色植物的遗憾。
  教官是个头不大的年轻人,脸上布满了红色的痘痘,痘痘的尖头已经开始发黄,似乎在显示自己无处发泄的活力。
   “抬头,挺胸,收腹,提臀,双手自然下垂,中指紧贴裤缝!!”教官喊着口号,一边走在队列里,这个拍拍,那个弄弄。
  太阳就在头顶,不一会儿,汗水就湿了脊背,衣服贴在身体上,怪难受的。也有胆子大的人喊:“教官,我湿了!”“教官,我湿的很厉害!!”教官一记暴栗:“站军姿时不要乱喊乱叫!有事先打报告!!”
  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确实不容易。我那个时候,就特别佩服那些打坐的和尚,因为他们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动也不动。得到后来,我才惊讶的发现,有人比和尚还强,他可以看无聊的有码电影一两个小时,眼睛都不眨——这个世界上,没有最牛,只有更有。
   就在我神游四海的时候,一个身材婀娜的女生走过队列的前面,然后左转。
   “全体队员听我的口令,向左——转!!”
   “一,二!”
   “教官你好色啊!”队伍里有人起哄。
  “靠,老子是为你们好,让你们精神上放松一下,你们要是不愿意,就给老子乖乖站好别动。”
  “愿意!!”整个队伍异口同声的喊,就连后来的检阅,也没见喊得这么齐。喊完以后,我们笑了,教官也笑了。
   就在我们还盯着太阳装木头人的时候,其它的方队已经解散了。另一个教官跑过来,从后面搂住教官的脖子,还抬起脚往教官身上蹭,教官不从,拼死反抗,两人扭打在一起。
  “这都半天了,教官还弄没进去么??”
  “你懂个屁,这叫前戏!!”
  我嘘了口气,伸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我承认我很不纯洁,他们说的我都听懂了,只是,这些人的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
  教官和他的“配偶”打闹了一会,宣布解散。
  “教官满足了,心情就好了。”
  “对,心情好了,就解散了。”
  有些人,思考问题的角度总是很特别。我只能这样说。
  胆子大点的,凑上前去,和教官搭讪,顺手递上一只烟,教官接过,猛嘬一口,开始发牢骚。身边围了一大群的听众。
  很多人很快就和自己身边的人混熟了,但是我却没有那个心,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种日子风吹日晒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找了个阴凉的角落蹲下,开始发呆。
  “同学,你哪个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出来两女人。打扮的到是还挺时髦,这么多人,为什么要问我??难道是想勾引我??小心,小心,外面的人,坏的很。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要是不小心被骗,失了贞洁,我以后怎么见人?
  “环生的。”我懒洋洋的吐出一句。
  “你看见我们班的学生了么??”
  “你是环生的辅导员??”难道我们系的辅导员不只一个?我们的辅导员我见识过,是个中年大妈。
  “我们都是英语系的辅导员。”
  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英语系那么多MM辅导员都这么销魂,而我们系本身就资源稀缺,辅导员还是方块脸的大妈?难道真的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你们是不是找错地了??这是环生的方阵。”
  “哎,我们英文系只有两个男生,被安排到你们环生的方阵来了,我们怕他们受欺负,特意跑过来看看。”
  真是“物以稀为贵”。英语系的那些女生们都晒得要死,也没见他们关心一下。或者引用初中的物理原理——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哦,那你们自己去找找看吧。”反正队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谁知道谁哪个系的。”我懒洋洋的吐出一句。
  “你干嘛一个人呆着在这边??”
  “我身体不舒服。”其实我的潜台词是,我现在不想说话。
  “你是本科生还是专科生??”女人的话,总是那么多。
  “我长得像考不上本科的样子么??”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专科找工作比本科还容易些。
  “那你考多少分??”
  “数学70多,语文110多,英语110多,综合130多。”具体我也记不清楚,反正加起来刚过线。该死的语文,要不是那个破作文我乱写一通,勉强凑够800字的话,也许我能够进二本,没办法,谁我天生不会写命题作文的。
  “英语110干嘛不进英语系?这分数拿到系里也算高分了。”语气略带惋惜。
  高分??高中和我一起的那帮孩子,都是120,130的,110在高中也就是个中等半样吧。
  “我的志愿服从调剂,把我调过来了。我本来填了英语的。”
  “那你转过来吧。我们会好好对你的。”说完两个老师对视一眼,笑了。
  好好对我??这词这么听起来这么别扭,突然想起电视剧的对话:“小妞,从了大爷吧,大爷会好对你的!!”想到这里,我冷汗都出来了。
  “集合!!”教官大吼一声,吹起了哨子。
  “我们集合了,你们去看看你们的学生在不在里面吧。”谢天谢地,我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噩梦了。不过我倒是想看看,她们是怎样还对待她们仅有的,可怜的两个男生的。
  “教官,你过来一下。有事和你商量。”老师开始“深情”的呼唤教官。
  “什么事情??”教官见是一个长得还过得去的女人在召唤她,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咦……”全方队一起开始起哄。
  教官和老师开始低头耳语,起哄的声音更强烈了。
  “吵什么吵,我在和老师谈事情,还吵罚你们站军姿2个小时!!”教官声色俱厉,义正言辞的吼道。
  “你看看,教官脸红了……”“是啊,看不出来,还是纯情小处男哇。”“被我们看出了企图,恼羞成怒了么??”队列里有人小声的嘀咕。
  “嘿嘿。老师,你接着说。”教官满脸堆笑。
  “你看,那孙子变脸变得真快。”
  “搞不好他今天晚上就和他的处男生涯说再见了。”
  “不是吧,这么快就勾搭上了??”
  “我看那个老师也不是什么好人,那声音,那眼神,啧啧啧……”
  “我说你流什么口水??”
  “也许他下面都湿了。”
  教官回过头来,脸黑得和包公一样,我记得一分钟前,他的脸都还没有这么黑,队列马上回复平静。鸦雀无声,说得恶俗一点,就是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那天,我们站军姿站到晚上七点。都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我什么都没说,为什么我也要跟着一起站呢??难道所谓的集体精神就是其中一部人犯了错误,另外一部分就要跟着受惩罚?其中一部分人有了成绩,另外一部分人就跟着沾光?从那天起,我开始打心眼里反感所谓的“集体主义”。
  我最终也没有转去英语系,而是留在了环生,家里觉得学这个专业有前途,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学什么,就再一次的成全了他们的意志。当然了,别以为英语系MM多就占了多大便宜,有一利必有一弊。在英语系,逃课都是个问题,就那么几个男的,老师名都不用点,就知道谁没去。有诗为证:学分诚可贵,MM更难泡,若为翘课故,二者皆可抛!
  后来,听说英语系的男生很惨,天天被老师监督,几乎连上厕所老师都得跟着,考试的时候更不用说,重点盯梢的对象。多数时候,我很庆幸没转系,不然会被逼疯的,不过要是转了系,现在也许也就不是这个样子了。站在人生的岔道,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选择了以后,就只能向前,再也没有退路,再也回不去了。
 3.
  终于换宿舍了。
  新的宿舍就在原来宿舍的斜对门。
  当我提着行李走进新宿舍的时候,迎接我的,是一个高大而强壮的身影。我抬眼望去,一个小眼睛,淡眉毛,头发有一块没一块的胖子,赤裸着上身,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当时吓坏了,就这模样,简直就活生生的当代典型的流氓形象啊。要是胳膊上纹着“带鱼”啊,“皮皮虾”什么的,就更像了。
  “同学,需要什么帮忙么??”胖子的声音清亮而又柔和,不像他的脸一样,冲满杀气。
  “不……,不用了,谢谢。”当时我那个慌,慌得连舌头都打结了。
  等等我把东西都帮完过的时候,其它两名成员也都到齐,皮肤黝黑,身形瘦长的是“波波”,个头不大,身体强壮,稍许有些明星像的是“小天”,因为他长得很像那个时候刚出名的应小天。几年以后,有个小丫头告诉我:“其实你很像《血色浪漫》里的钟跃民哦。”我欢天喜地的把那个片子观摩了一边以后,心里想的是:“要是想骂我猥琐像二流子,就直接说,绕那么大个弯做什么??”
  “靠,胖子,你就这么丢下我跑了!!”打门外传来一个抑扬顿挫的声音。
  我心里纳闷啊,宿舍的人不是都齐了么?哪来的这么一位。只见来者上身赤条条,下身就剩一条裤衩,强壮度不下于胖子,长得和说相声的大兵差不多,一看就是一条好汉。
  “靠,你个臭脚,谁愿意和你一个宿舍!!”胖子很鄙视看了“大兵”一眼。
  “毛,你才脚臭。咦,你也是我们班??”相比胖子而言,大兵模样的人似乎对我更有兴趣。
  “住我们宿舍,肯定和我们是一个班的!!”还没等我开口,胖子就接过话茬。
  “我还在纳闷,花名册上始终有两个人没有见过,今天终于见着一个了,只剩最后一个,我就把班上的人认全了。”
  我:“你已经认全了,那个人,你永远见不到他了。”
  宿舍里的人都很惊讶:“为什么??”
  我:“因为他退学了。”
  “不会吧,这么强??”
  “有些人,就是这么强。”当时我们都觉他很强,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大学里藏龙卧虎,强者云集,一个退学的人,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经过一番攀谈,我知道了那个长得很有戏剧色彩的人,就是我们的班长,只是我们都不太尊重他,喜欢喊他斑蝥——就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面提到了那种虫子。因为他说话老是“毛”啊“毛”的。
  美国司法程序里有这么一个规定:“如果一个东西,长得像鸭子,走路的动作也像鸭子,叫声也像鸭子,那么,它就是鸭子。”所以,斑蝥长得像流氓,行为也像流氓,说话也像流氓,所以,他就是流氓。这条定律,同样适合后来的某位同学。
  斑蝥宿舍里住的,也同样是我的同班同学,面如白玉,表情阴郁的是敏敏,而另一个,我们后来称其为“队长”,队长在我的大学生涯里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每天早出晚归,除了上课,基本上看不到他的人,偶尔评优的时候,在候选里看到他的名字,才惊讶原来这个班上还有这么个人。队长最后考上了地大的研究生,听说他楞是什么培训班都没上,就是自学成才。听说而已,也没有亲见。
  在新宿舍的第一夜,没有太多的特别,夜很静,没有人说话,隐约可以听到胖子打呼噜的声音。睡不着,想家……
  军训不会应为换宿舍而停止,受折磨的日子还在继续,唯一不同的是,休息的时候,我会选择和宿舍的人呆在一起,即使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情都不做,就那样呆着,起码,那能让我看上去不那么孤独。
  军姿站得差不多了,接着便是正步。教官扯着嘶哑的嗓子喊着口令:“第一排听令,插臂,正步走!”
  “教官,没有臂我们怎么插啊??”重音落在臂字上,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你她妈的手断了是吧!!没见你残疾啊!!再废jb话给老子站一个小时的军姿!!”教官愤怒的扫视着队伍,群体里面,总是有人不老实。也许,不老实一直就是那么几个人,也许教官要发飙了,不管怎么样,不要连累我就是了。
  踢正步不是件有意思的事情,那些动作总是让我想起旧社会上海滩夜总会里跳大腿舞的姑娘们。好吧,我就只当现在是一群穿了裤子,还带了绿帽子的大老爷们在跳大腿舞吧——有的时候,人需要自我麻痹一下,日子会好过些。
  转眼军训接近看尾声,带了差不多一个月绿帽子的孩子们,终于盼到了解放的曙光。集合的时候,教官宣布了一个消息:“学校和我们经过商量,决定给你们一个体验真刀真枪的机会,在XX号,你们将集体到我们的基地进行打靶,明天,将运送过来一批枪支,方便你们进行射击姿势的练习。”
  “太好了,我这辈子还没摸过枪呢。”
  “没摸过??那你裤裆里面是什么??难道你没有??”
  教官咳嗽了一声,议论声停止,残酷的训练开始了……
  第二天,枪支运到学校,教官拿强做示范,射击的姿势,一般分三种……
  “哪有第三种??我就知道内射和外射。”
  “似乎还有射颜吧,不过正确的来讲,这也属于外射的一种……。”
  教官:“三种姿势分别为站立射击,蹲姿射击,卧姿射击。”
  “看看,还分这么多姿势的啊,我以为拿枪那么乱扫一通就完了。”
  “是啊。体位确实不少,你们外行就知道乱射,其实应该是摆对了姿势再射。”
  教官:“三种姿势,其实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
  “要进去,姿势摆的再好,进不去就没有用,进不去,射了也白射。”
  教官:“就是拿枪的时候,枪托一定要顶在肩窝处,用来缓冲枪的后坐力。”
  “你的‘枪’能顶到肩窝么??”
  “能顶到你妈的肩窝……”
  “#¥%&……”
  “教官,他骂人!!!”
  “教官,我没骂他!!”
  教官:“你们两个,出列!!站军姿一个小时。
  终于得见那两位天天唧唧歪歪的仁兄的尊荣,不过现在已经记不得模样,因为后来我也没怎么见过他们,只是他们意味深长的话语,我至今记忆犹新。后来我又有幸遇到一对类似的组合,过之而不及。只能仰天长叹,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还比一代浪。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埃微I5plus
命运爱情之六 战友
被禁忌的游戏评论: 我是否该写一篇悲伤的乐评
真实魔鬼游戏 的影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So啦网址导航 7

      41 冰箱贮茶不变味

      把包装好的茶叶放在冰箱里, 可长期保持清香不变味.

      42 冰箱贮存鲜虾

      冰箱中贮存鲜虾, 方法不当, 易使虾体变色、乏味. 在鲜虾放入冰箱前, 应

      先用沸水或滚油氽至断生, 晾凉后再放进冰箱,

      可使虾的红色固定, 鲜味久长. 如需要剥仁备用, 可在虾仁中加适量清水,

      再入冰箱冻存. 这样即使存放时间稍长一些, 也

      不会影响 虾的质、味、量, 更不会出现难看的颜色.

      • avatar TXT小说吧 7

        那些可以恣意哭笑张扬的日子,那些固执地一直仰望天空的日子,我们转身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那些可以恣意哭笑张扬的日子,那些固执地一直仰望天空的日子,我们转身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