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戈多

登场人物

爱斯特拉冈

弗拉季米尔

波卓

幸运儿

一个孩子

第一幕

[乡间一条路。一棵树。

[黄昏。

[爱斯特拉冈坐在一个低低的土墩上,想脱掉靴子。他用两手使劲拉着,直喘气。他停止拉靴子,显出精疲力竭的样子,歇了会儿,又开始拉靴子。

[如前。

[弗拉季米尔上。

爱:(又一次泄了气)毫无办法。

弗:(叉开两脚,迈着僵硬的、小小的步子前进)我开始拿定主意。我这一辈子老是拿不定主意,老是说,弗拉季米尔,要理智些,你还不曾什么都试过哩。于是我又继续奋斗。(他沉思起来,咀嚼着奋斗两字。向爱斯特拉冈)哦,你又来啦。

爱:是吗?

弗:看见你回来我很高兴,我还以为你一去再也不回来啦。

爱:我也一样。

弗:终于又在一块儿啦!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一番。可是怎样庆祝呢?(他思索着)起来,让我拥抱你一下。

爱:(没好气地)不,这会儿不成。

弗:(伤了自尊心,冷冷地)允不允许我问一下,大人阁下昨天晚上是在哪儿过夜的?

爱:在一条沟里。

弗:(羡慕地)一条沟里!哪儿?

爱:(未作手势)那边。

弗:他们没揍你?

爱:揍我?他们当然揍了我。

弗:还是同一帮人?

爱:同一帮人?我不知道。

弗:我只要一想起……这么些年来……要不是有我照顾……你会在什么地方……?(果断地)这会儿,你早就成一堆枯骨啦,毫无疑问。

爱:那又怎么样呢?

弗:光一个人,是怎么也受不了的。(略停。兴高采烈地)另一方面,这会儿泄气也不管用了,这是我要说的。我们早想到这一点就好了,在世界还年轻的时候,在九十年代。

爱:啊,别罗唆啦,帮我把这混账玩意儿脱了吧。

弗:手拉着从巴黎塔顶上跳下来,这是首先该做的。那时候我们还很体面。现在已经太晚啦。他们甚至不会放我们上去哩。(爱斯特拉冈使劲拉着靴子)你在干吗?

爱:脱靴子。你难道从来没脱过靴子?

弗:靴子每天都要脱,难道还要我来告诉你?你干吗不好好听我说话?

爱:(无力地)帮帮我!

弗:你脚疼?

爱:脚疼!他还要知道我是不是脚疼!

弗:(忿怒地)好像只有你一个人受痛苦。我不是人。我倒想听听你要是受了我那样的痛苦,将会说些什么。

爱:你也脚疼?

弗:脚疼!他还要知道我是不是脚疼!(弯腰)从来不忽略生活中的小事。

爱:你期望什么?你总是等到最后一分钟的。

弗:(若有所思地)最后一分钟……(他沉吟片刻)希望迟迟不来,苦死了等的人。这句话是谁说的?

爱:你干吗不帮帮我?

弗:有时候,我照样会心血来潮。跟着我浑身就会有异样的感觉。(他脱下帽子,向帽内窥视,在帽内摸索,抖了抖帽子,重新把帽子戴上)我怎么说好呢?又是 宽心,又是……(他搜索枯肠找词儿)寒心。(加重语气)寒–心。(他又脱下帽子,向帽内窥视)奇怪。(他敲了敲帽顶,像是要敲掉沾在帽上的什么东西似 的,再一次向帽内窥视)毫无办法。

[爱斯特拉冈使尽平生之力,终于把一只靴子脱下。他往靴内瞧了瞧,伸进手去摸了摸,把靴子口朝下倒了倒,往地上望了望,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从靴里掉出来,但什么也没看见,又往靴内摸了摸,两眼出神地朝前面瞪着。

以这个经典的荒诞剧来纪念这一天。

等待戈多,透着无奈和期望。

From:http://www.ispinel.com/2010/06/04/1086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被禁忌的游戏评论: 我是否该写一篇悲伤的乐评
真实魔鬼游戏 的影评
埃微I5plus
阿甘的爱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