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记》仅以此文献给那些曾经被大学上过,正在被大学上,和即将被大学上的朋友们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摘

 写在前面的话:
   这个ID其实是个马甲。用马甲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本身的ID被通缉了。
   2月份的时候,我在杂谈第一次发帖,详细描述了我生活里各路的天外飞仙般的同学,顺带表达一下我对他们不满。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就在9月8号,那个帖子不晓得怎么发到以前班上qq群里。一时间,狼烟四起,鬼哭狼嚎。
   我很早就从那个群里退了出来,我只听说,他们中间有些人看完以后,哭了一夜,有的人看完以后,人生信仰都崩溃,也有淡定的人,表扬我文笔不错,就是错别字太多。但是更多的是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人,扬言要是找到我,就把我怎么怎么样。对此,我只能说,我的文采有限,写的文章,零零碎碎,像羊拉屎,不合大家的口味。只能请大家将就了。
   原贴的地址,就不放了,对于我而言,我到宁愿版主删除它,因为里面有些事情确实影响到了某个的生活,甚至未来,但是,从始至终,她都没怪过我什么。用她的话说,真正受到伤害的人,波澜不惊,而那些并有被怎么影响到的人,却上蹿下跳,小丑跳梁。我很感谢她的这番话,也感谢在大学短暂的时光里她给我的一切帮助。
   有个人通过QQ,强烈的要求增加自己的篇幅,这让我哭笑不得。更离谱的是这事最后闹得我的导师都知道了,他评静的告诉我,孩子,写得不错,出本书吧。
   这件事情已经无法收场了当摊子坏到你无法收拾的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推到,清场,然后重建。反正最近也在家里赋闲,是应该把那些零碎且带有强烈感情色情的文字好好的打理打理了。
   新贴之于老帖,就如同冰封王座之于魔兽争霸,死亡阴影之于英雄无敌——资料篇,在原有的基础上,新的场景,新的人物,新的故事。
  
   序
   2003年9月,湖北省高考试卷命题难度创下了十年之最,大学录取的起分线也跌破新低,在天时地利人和种种因素的协同作用下,我阴错阳差,鬼使神差的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本科院校的大学生。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絮叨就开始在耳边萦绕:“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一定要考上大学,我们做的一切,也是为了你能考上大学。”
   这种絮叨的声音,也许从封建时代就已经存在,但是我不晓得这种音声将要持续多久。
   大学,大学是什么??大学是一个家长老师都希望我走进去的地方,但是,它对我来说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很茫然,在老师天花乱坠的描述中,我隐约的觉得,大学就漂浮在云端的空中之城,闪着光芒的天堂。我们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踏进那个地方,然后在那里我们就会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
   突然想到一个笑话
   小男孩:我想买那个卫生巾。
   服务员:是你妈妈叫你来买的吗?
   小男孩:不是。
   服务员:那是你姐姐?
   小男孩:也不是,我想买。
   服务员:你买卫生巾干什么?
   小男孩:我看电视上说:有了它又能游泳,又能滑冰,还能打网球,总之,想干什么都行。
   现实里有很多人都像是那个笑话里的小男孩——也许被误导,也许是自己的理解出现了偏差。
   大学生活如同男性自渎时的喷射物,带着些许迷离的快感,嗖的一下,瞬间就和我们“拜拜”,留下的,只是我们的疲倦的身体和迷茫的心。
   2008年6月,答辩通过,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之后,我终于离开那个正在被很多人向往的地方,没有丝毫的留恋。强打起萎靡的精神,拖着疲软的双腿,告诉自己:解放了,你终于被大学上完了。噩梦结束了。回首望去,校园依旧,并我有因为我的离开而暗淡凄凉,而我,也不会因为它的存在觉得荣耀。我很明白,围墙之下,建筑群中,我们挥霍的是年轻气盛和年少轻狂,埋葬的,却是自己的青春

 第一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1
  当录取通知书送到家门的口的时候,家里炸开了锅。
  “孩子,你考上了!!”
  “孩子,你几年的努力终于有回报了!!”
  “我们家里终于出了大学生啊,先祖保佑啊!”
  家人满心欢喜,我脑子里想到却是《儒林外史》里那个拍着巴掌大喊“我中了”疯子。
  几天以后,我踏上了前往武汉的“求学”道路。
  汽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目的地——XX大学XX学院。
   车上的男人摸了摸我的脑袋,说:“看,这就是你的学校。”
   是的,这是我的学校,但我一点都不兴奋:“哦,我们终于到了。”这一路上,我们不晓得问了多少次路。
   十几分钟前,我们还高速行驶在一条荒芜人烟的道上,司机告诉我们,再顺着这条路走。我们马上就可以开出武汉了。调头,问路,在一条很不起眼的小道上转弯,在一条稀黄而又粘稠的泥巴路的颠簸了10多分钟后,终于在一个鸡不拉屎,鸟不下蛋的角落,找到这个“传说”中的学校。
   大致的参观了一下,这个学校,除了教学楼,就是宿舍和食堂。突兀的建筑群,给人荒凉和被隔离的感觉。学校外面有什么??栅栏之外,有的只是泥巴路和荒地。
   漫不经心用手扇走校内施工扬起的灰尘。然后,小声的重复了一边:“是的,这就是我的学校。”脑子想确是:“从今日开始,你就要离开家庭的庇护,在这个荒凉的地方自己独立生活了。”想到这里,我后背一凉,打了个哆嗦。
   “怎么了??感冒了么??自己外面要多注意身体,我们不在身边,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并不希望一个人生活,只是很多事情,并不是我的意愿能够决定的。
   男人在为我打理好一切之后随即离开,临走的时候,还在我钱包里留下500块钱。我第一次亲自掌控这么多的财产,在这之前,我手里的钱,从来没有超过50。
   “不够就打电话问我要吧。”说完,男人上车,拉上车门。然后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照顾好自己。”
   “嗯,我会的。”我小声喃喃。回答的一点底气都没有。
   我也想照顾好我自己,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怎样才算照顾好自己了?
  车离我越远,我的心也越凉,当车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我生平从未一个人像现在这样,离家乡,离亲人如此的遥远。周围的景致渐渐模糊,我孤独的站在黑暗之中。
  “秋老虎”肆虐的日子,彻骨的寒意袭向心头。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脸,连空气,都散发着陌生的气息。站在这里,我只能感觉到冷。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只好漫无目的走在校园里。
   失去了前进方向的人,其实就和蒙着眼睛拉磨的驴子差不多——自己感觉是在不断的向前,其实不过是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转悠。不到一个小时,我不晓得在学校里转了几圈。后来,当我在迷失武汉大学的时候,我才明白,学校和学校的差距,就像人和人之间的差距那么明显。如果说武汉大学是一个F罩的波霸,那么这个学校最多就是Acup的洗衣板少女,如果武汉大学是一个硕大无朋的榴莲,这个学校顶多就是一个小巧玲珑的樱桃。人比人,气死人,学校比学校,气死的,还是人。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狭小的空间,丝毫限制不了青春期的浮躁与暴动。弹丸之地,并不妨碍内分泌旺盛的孩子们固执而又夸张的用的荷尔蒙留下了自己的痕迹,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书写着一段又一段的传奇。
  
   转了很久,投入眼帘的依旧是突兀的建筑,带着各种表情的陌生人,还有施工扬起的灰尘。
   明明是在重复没有意义的事情,我却没有停止。驴子被蒙了眼睛才会乖乖的转圈,没人蒙我的眼睛,我却转个不停——从这点看,我比驴子还蠢
   无力的感在我心头蔓延,我耷拉着脑袋,如同生化危机里的丧尸一样,缓步拖行。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喂,你看那个怎么样??”
   我抬头望去,两个女生站在不远的地方,其中一个人用手指着我。
   “长得还不错,可惜太矮了。”
   我不得不承认,我并没有继承那个先前离开的男人身上的任何优点,包括他的高大的身材,以及曾经英俊过的外貌。而这些,恰恰是我最介意的地方。
   我耷拉着脑袋,艰难的移动着身体,蹒跚摇曳在烦闷的秋天里。一阵风吹来,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我的心,已经拔凉拔凉了。
  回到宿舍,打量着镜子里的那张脸。有一种把镜子锤破的冲动。
  几曾何时,我也曾经面如白玉,眼若流星。现在却又是怎样的嘴脸?首如飞蓬,面黄肌瘦,身形佝偻,双目无神。三年的高压生活,我失去了健康的体魄,失去了飞驰的青春。但是我得到了什么??是的,我得到了什么??
  我考上了大学又怎么样?我高兴吗?天知道。我知道的只是我按照他们的意愿做好了一件事情,所以他们满意了,高兴了,不会数落絮叨我了。我的耳根子也清净了。而我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都不敢去想,如果落榜,面对我的将会是什么。
  也许睡觉的时候,我才是最快乐的。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管。
  爬到铺好的床上,打开cd机,凄楚的女声传了出来。
   love of my life ,you hurt me, you’ve broken my heart and now you leave me 。love of my life can’t you see?bring it back bring it back ,don’t take it away from me ,because you don’t know what it means to me。
  在轻柔而又伤感的控诉和央求中。我意识渐渐的模糊了。黑暗中出现了男人高大的背影,把我远远的晾在身后。我怎么追,也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背影渐渐又融回黑暗里。
  原来我的命运,就是被抛弃么??
   猛的起身,睁开双眼,发现寝室里多了几个人。似乎有室友搬进来了。
   “对不起,是我们搬东西的声音太大,把你弄醒了么??”声音着浓烈港台腔。很像流星花园的里的道明寺。
   我甩了甩头,拍了拍脸。确认不是幻觉后,挤出一个笑容:“不是。我自己醒来了。需要我帮忙么??”
  刚睁眼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他的行李搬得都差不多了。只是出门在外,有些表外文章还是要做的。
  对于我的客气,道明寺只说了句:“谢谢!”
  对于第一个宿舍的那些人们,已经没有太多印象。学校由于安排的问题,宿舍人员的分配很不合理。几天之后,学校又做了一次大的调整。于是,几个人匆匆一聚之后,还没来的及混熟,就又各奔东西,有些人,我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人生有很多种模式,有些人的生命注定是相交的直线,交于一点,然后就无限远离。
  “道明寺”在学校过了一夜,第二天便依然决然的离开的学校,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为什么要退学??”
  “在这里读书,我还不如回去读高中!!”在面对校方质问时,“道明寺”如是回答。
  如同和学校玩了一次华丽的one night ,道明寺就这样淡出了我的视线,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是我总认为他是一个很牛逼的人,继续浪费自己的青春是需要勇气的,谁知道明年的考试又是什么行情?当时确实很多人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吃了试题太偏的亏,几乎没有人和我一样,觉得自己是占了试题难的便宜。也许,他复读一年以后,考上的学校还不如这里?谁知道呢?人的命运,谁能看得清楚??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真实魔鬼游戏 的影评
命运爱情之六 战友
十年沉船,苍苔不生。
埃微I5plus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So啦网址导航 7

      41 冰箱贮茶不变味

      把包装好的茶叶放在冰箱里, 可长期保持清香不变味.

      42 冰箱贮存鲜虾

      冰箱中贮存鲜虾, 方法不当, 易使虾体变色、乏味. 在鲜虾放入冰箱前, 应

      先用沸水或滚油氽至断生, 晾凉后再放进冰箱,

      可使虾的红色固定, 鲜味久长. 如需要剥仁备用, 可在虾仁中加适量清水,

      再入冰箱冻存. 这样即使存放时间稍长一些, 也

      不会影响 虾的质、味、量, 更不会出现难看的颜色.

      • avatar TXT小说吧 7

        那些可以恣意哭笑张扬的日子,那些固执地一直仰望天空的日子,我们转身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那些可以恣意哭笑张扬的日子,那些固执地一直仰望天空的日子,我们转身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