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巧克力

两天 2022年05月19日19:14:42经典文摘来源:豆瓣51,0383字数 38883阅读22分24秒阅读模式
摘要

性格内向的我一直偷偷暗恋着邻居的可爱女孩,因此对她送给我的一盒酒心巧克力无比珍惜,不料有一天却接到了一个小鬼的电话,对方竟然丧心病狂的绑架了我的巧克力,对,绑架的是巧克力!为了换回属于我的巧克力,我决定按照绑匪小鬼的一切要求去做,但是,我一定要逮到他。

绑架巧克力

书 名:绑架巧克力  作 者:夏日猫

类 别:小说 / 中短篇集 字 数约: 37,000 字

绑架巧克力
豆瓣阅读

 

 

本推理小说集共包含两篇文章。
《绑架巧克力》:性格内向的我一直偷偷暗恋着邻居的可爱女孩,因此对她送给我的一盒酒心巧克力无比珍惜,不料有一天却接到了一个小鬼的电话,对方竟然丧心病狂的绑架了我的巧克力,对,绑架的是巧克力!为了换回属于我的巧克力,我决定按照绑匪小鬼的一切要求去做,但是,我一定要逮到他。
《死去的祭品》:刑警吴梓桓追查的一宗幼女绑架案某一天突然变成了分尸案,在案件性质变化的同时,随着对幼女父母的调查,他发觉也许这一切的发生或许都是因为感情的变质,只不过最后牺牲的,却是最不应该牺牲的那个。
这两篇小说是迄今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两篇,巧合的是这两篇都是绑架题材。那一段时间很喜欢绑架题材的小说(其实现在也是),非常痴迷于绑匪与侦探的周旋和智斗,所以一心想要写绑架题材,但后来发现我写不出周旋智斗,因为那需要极强的逻辑性,最后不得不妥协,写了篇有点乐的绑架小说,但紧跟着就又不小心写了篇有点沉重的。所以说起来,绑架题材的小说也是有阴阳面的吧,可以欢乐阳光,也可以沉重阴暗。唉,只希望读者们能喜欢吧。
瞎扯专业户一个,不喜望谅。

绑架巧克力

[一]

我挤过人群,跳下了公车,踱步在小路上,走在前往家的方向上。

我今年24岁,是个刚踏入社会的毛头青年。大学毕业后在就读的城市里找了份工作,在这条小路的尽头租了处房子,勉强算是安定了下来。

我选择在这条小路的尽头居住,只有一个理由,就是邻居少,这样我就可以减少和别人见面的机会,进而也不用开口打招呼。我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我的上班时间是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每天下班,小路上都有两家店铺总是开着的,一家是位于小路入口不远处的“昕昕花语”,一家花店,另一家则是位于小路中央地带的“福临百货”。

眼前就是“昕昕花语”。老板和老板娘正面对面坐在店前的屋檐下,喝着茶聊天。

人们都说世界上有夫妻相这种东西,还真不是唬人的,眼前的这对夫妇五官近乎一模一样也就不说了,就连微妙的面部表情都是相同的。眯下眼睛,抽下鼻子,抿下嘴唇……两人很有默契地做着相同的脸部动作。

人们都说世界上有夫妻相这种东西,还真不是唬人的,眼前的这对夫妇五官近乎一模一样也就不说了,就连微妙的面部表情都是相同的。眯下眼睛,抽下鼻子,抿下嘴唇……两人很有默契地做着相同的脸部动作。

我想他们一定很恩爱。

正这么想着,老板娘发现我了,她露出关切的微笑,而正面对着她的老板也发觉了什么,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接着露出了一模一样的美丽微笑。

饶了我吧。我连忙移开视线。

我假装什么也没看到,低着头加快脚步,从他们夫妻面前匆匆赶过。

再往前几步,就是“福临百货”了。

“福临百货”不仅仅是卖百货,还提供游戏机,电脑和台球桌,简直就是一个娱乐场所,而因此他的店铺也总是挤满了人,与路口的“昕昕花语”截然不同。

我提着心眼朝店里瞄了一眼。没有那个糟老板的身影,顿时又松了一口气。

一如往常,店铺里满是穿着学生装的中学生,打台球的,打游戏机的,打网游的,做什么的都有,整家店都乌烟瘴气的,从香烟上飘出来的一缕缕青烟从店门袅袅而出。

我匆匆从店前经过,几乎是小跑起来了,一直到了小路尽头的公寓下才算放心。至少没碰到那个烦人的老板,今天不用陪他喝酒了。

他大概是我见过最厚脸皮的人了,但他同时也是我在这条小路上第一个对话超过了三句的人。

那天也是在夜里,我下班回家,下了公车,走在这条小路上,老头也正好走进路口,于是我们成为同伴,在幽暗的灯光下,他试着跟我搭讪。那是我搬来这里之后第一次和别人说话超过三句的。

“新搬来的?”

“……嗯。”

“你喝酒不?”

“……啊?”

“一起来呗!”

“……呃。”

就这样,我明明只说了三个字,而且没有做任何表态,就被强行拽到店铺门口的桌子前喝酒了。

我既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也不喜欢喝酒,那天晚上才喝了三杯,就醉的不省人事了。自那之后,老头偶尔非得拽着我陪他喝酒,而每次我都会醉得很难看。

但似乎……也并不是很坏。

我这么想着,在楼道口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301室的窗户。灯亮着,她在家。

或许在这件事情上,我要感谢那个酒鬼。

第一天被拉去喝酒的晚上,我完全不省人事,而那个老头竟然叫我自己爬回家,我完全没有了方向感,只能稀里糊涂地往小路的尽头撞,从路灯摸到楼道口,从楼道口摸到楼梯扶手,从扶手摸到三楼,然后一直摸着,最后……摸到了脸。

“你……是真的醉吧?”

听到声音,我抬头。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年纪相仿的女人站在我面前,长发披肩,绿色的毛衣,蓝色的牛仔裤。

“不会是装的吧。”

她皱起眉头。

“这是……邮箱吗?”我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

我对天发誓,那时候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只发觉眼前一堆绿绿的。模模糊糊就记得自己伸出食指,然后,往“邮箱口”戳了过去。

她竟然不躲,我的食指就这样探到了她的嘴巴里。接着,她用力合上嘴巴。

“啊!”我抽回手指拼命地甩。

“醒了吧?”

她竟然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你是狗吗?”我一边拼命忍着手指的痛意一边反讽。

“那是肉骨头吗?”她扬起下巴示意我看食指。

我低头,发现食指被印上了一圈红色的圈圈,红色液体正慢慢往外渗出来,沿着手指肚流向掌心。

这件事情的结果是,我在她家里给可怜的食指上了药,她请我喝了杯咖啡,然后,我认识了第一个让我毫不犹豫就打开话匣子的人。

我在楼下呆站会儿,心里犹豫该不该去敲她门。我提着心眼,踢飞了一颗小石头然后上楼梯。

走在黑暗的楼道里,我的脑海里越发挤满了她的身影。

“喂,是谁说你很孤僻的啊,明明很好玩嘛。”端咖啡给我的时候,她这么对我说。

“我不叫喂。”

“那你叫什么呢?”她盘腿坐到地板上。

“我叫神。”

她左边的眉头往下一拉,犹豫了一下:“哦,那我叫仙。”

“我认真的。”虽然不知道我爸妈怎么想的,但我真的叫神。
“我也是。”
“那算了。”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地遇到了第一个让我想不断说话的人,每次和她独处,我总觉得管不住嘴巴,每个字都想撬开我的嘴往外蹦,然后跳到她的耳朵里,再撞到她的耳膜上。

她会来我家串门,或者请我去隔壁吃晚餐,我们也会互相赠送对方一些小礼物,比如我送给她的史努比娃娃,再比如她送给我的限量版酒心巧克力。

我喜欢和她腻在一起,我们独处的短短几个小时总会让我觉得口干舌燥,因为说的话实在太多了。而渐渐的,我对着别人越加冷淡,什么也说不出,但一对着她却什么都想说,特别是某些无厘头的冷笑话,这是专门为了触动她的超低笑点。

但有时,我真不是故意刺激她发笑的。比如有一次,她突然问我;“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啊?”

“要送我礼物吗?”我扔起一颗爆米花,仰头接到嘴里,反问她到。

“你说嘛。”她盘起腿坐在沙发上。

“是2月14日哦。”

明明很正常的一句话对吧,但她竟然笑了好几分钟。

“哈哈哈哈……这是谁教你的把妹秘籍,白烂到极点了啦。”

“我认真的。”

“不信。”

接着,她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想着这些事情,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而那天她爽朗的笑声却仿佛还在耳边回荡。

来到三楼之后我强忍着不去看301的房门,径直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锁,就在这时候,就在钥匙刚刚拔出孔的瞬间。

“嘿,下班啦?”

声音从左耳传来。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被摆了一道,我心里这么说道。

“福临百货”的老板——一个五六十岁的穿着白色背心蓝色底裤的糟老头——在楼道黑暗的角落里跳了出来。这显然是埋伏。

“嘿嘿。”他在黑暗中露出笑容。一瞬间我甚至错觉他接着会说出“你的阳寿到了,跟我去报到吧”这样的话。

当然了,他绝对不会这么说,他会说的大概是……

“一起来喝几杯,怎么样?”

对,就是这句。

“我……我……”我想拒绝,但是一如以往,又一次说不出话来。我就是不会好好地跟别人说话。

“哎,不用客气嘛!你跟我谁跟谁啊。”

这……这好像不是客气不客气的问题吧,为了喝酒竟然放着店铺不管就这样埋伏在别人家门口吗,这是在上演童话故事吗。

“走走走,快点。”老头很急躁地在我后背拍了好几下。

好想拒绝啊,明明已经累到要垮了,但就是不敢说。

“怎么还愣着?快点。”他催促着,一把把我推下楼梯,害我差点崴到脚。

我只好跟老头回到刚刚经过的店铺“福临百货”的门前。老头打开了一只圆形的折叠桌,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瓶白酒和两个酒杯。

“今晚不醉不归啊。”他说着,发出干瘪瘪的笑声。

我哪次不是醉着回去的?

曾经听人家说过,懦弱的人没酒量,如果是这样,那我真是懦弱到极点了。因为……我三杯必倒。这不是玩笑话,我真的喝不得酒,前面几次也是这样,喝完三杯酒我就开始迷糊了。

“第一杯。”老头把杯子推给我。

我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301房窗户。

她在做什么呢?

“快喝啊。”

我一咬牙,端起杯子仰头一口饮尽。

“诶,这才是喝酒嘛,继续继续。”他又马上给我满上了第二杯。

但我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我在意的只是背后的301,只是301里的她。“喂,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有一天在她家坐着地板看小说的时候,她突然在我旁边坐下。

“叫我‘神’。”我没抬头,假装翻了页。其实完全不知道那本书在说什么啦。

“一边去,严肃点啦。”

“你总不信我。”

“好吧好吧,神,我跟你说啊……”

“这算祷告吗?”

真不幸,显然我又触动到她那低到没有下限的笑点了。她笑了足足半分钟之后总算忍了下来。

“哎,我很认真的,你听我说啦。”

“好啦好啦,说吧。”我放下书,转头看着她。

“今天,我遇到了一朵花。”她说着,露出亮到刺眼的笑容,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帘,投射在她的半边脸上,那一刻的她美到极点,美得就像天使一般。

真想把那一刻照下来裱在相框里挂起来啊,想必每次看到都一定很醉人吧。

但是……花?

什么嘛!我怀疑我的耳朵是不是坏掉了,连忙歪下脖子,伸手抠了几下耳洞。

“你干嘛?”她看到我的动作,便露出厌恶的表情,脸上的阳光瞬间退散,天使形象也在刹那间摔得粉碎。

“你是说……花?”我缩起脖子尝试着确认一下。

“是啊。就是,遇到了一朵花。”

“这……”

我开始犹豫她是不是认真的,毕竟她的笑点很信不过,搞不好这是她苦思冥想才想出来的笑话,要是我不笑就太对不起她了,可是万一真的是很认真和严肃的话题呢。

妈,我该怎么做啊……我顿时就纠结起来了。

“那个……我该,笑吗?”

最后我还是决定询问一下她的意见。

这件事的结果证明女人是一本情节跌宕的小说,当你读不懂的时候,你就只能翻页了,而如果翻不过页,迎接你的就是翻脸了。

我的话刚说完,她的脸部表情就僵硬了起来,接着我还没能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推到门外了。而木门就当着我的脸“砰”一声关了起来,狠狠地给我的鼻子来了一拳重击。

这已经是四天前的事了,那天之后她就一直没再跟我说话。

该不该主动去道歉呢,可是说是很认真的话题结果却说出“遇到了一朵花”这种话,不也很白烂吗。

“在想什么呢?快点,第三杯。”

“唔……”我觉得脑袋完全涨了起来了,老头子的脸也开始摇晃了。

我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大概还不到十分钟吧,我已经醉的不成人样了。

我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大概还不到十分钟吧,我已经醉的不成人样了。

我好想你啊。

我想我该去道歉。我站起身,却打了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哈哈哈,自己回得去吗?”老头子竟然还幸灾乐祸起来。

不要你管,老东西!

我在心里咒骂着,跌跌撞撞往公寓那边走去。

一会儿该怎么说呢,是说“我错了”吗?可是……我是不是该趁机表白呢,我不是什么都没说过吗……嗯,那又该怎么说?是“我喜欢你”呢还是“我爱你”呢?

我脑子里挤满了一堆问题,涨得生疼,感觉要裂开了。

“叮铃铃!叮铃铃!”

嗯?好像是……电话?

开什么玩笑,我才没有电话这种东西呢。醉的真厉害啊。我在自己脸颊上扫了一巴掌。

“叮铃铃!”

但是铃声并没有就此消失。

异常明亮的月光洒在我的脚前,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我还在家楼下,而铃声是从身旁的公用电话上传出来的。

这也是开玩笑吧,竟然会有人打电话到电话亭,傻了吧。

我摇摇晃晃地站着,呆呆地看着电话亭。而打电话的人似乎很有耐心,好几十秒了竟然丝毫没有要挂掉的意思。

吵死了啦。

我一个箭步向前,抓起电话。

“喂这里是公用电话你打错了啊!”我大声吼着,丝毫没有停顿,一口气吼完这句话,正打算挂上,谁知道那边却……

“是神先生吧?”一把小孩子的声音。

“呃……”

竟然是找我的?这一定也是玩笑。我又在自己的另一边脸上扫了一巴掌。

“喂?神先生?”

“嗯?”

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如果这是醉了之后做的梦,那这个梦也太童话世界了吧?

“哎,先生,你还真麻烦啊,家里没有座机也就算了,您至少配个手机啊。”

明明是把十几岁小男孩的声音,但竟然说得很老成的样子。

要你管了,混蛋。我在心里骂着。

“喂,别在心里骂人啊。”

“……”

竟然被对方发现了。

“我有件很认真的事要跟你说啊,你好好听着。”

又是认真的事。我皱起眉头。

“是这样的,”那孩子顿了一下,用带着一点点笑意的声音说道,“先生,我绑架了你的巧克力。”

“你说什么?”

“还要再说一次吗?我是说,我绑架了你的巧克力。”

我终于确定我真的醉了。

那个混蛋老头今天给我喝的什么酒啊,竟然这么有劲。

“喂……”小孩不耐烦了。

“你刚刚是说……巧克力?”我又确认一次。

“废话。”

我愣了几秒,接着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大得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绑架了巧克力?认真的事?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真正认真的事了啊,还真是一个比一个能扯。

“喂,您能先别笑么。”小孩说,“我很认真的。”

哈哈,又是认真的。

“不信啊?要我拿出证据吗?”

还有证据啊……

“我拿的是一盒限量版酒心巧克力。”

心跳了一下,酒醒了一点点。

“我是在你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发现它的。”

心又跳了一下,酒醒了三成。

“现在它在我手里。”

又跳了一下,醒了五成。

“你……要干什么?”我问道。

“我想把它吃掉。”

“不可以!”

我想我一定吼的很大声,因为我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震裂了,而对方似乎也愣了一下,过了好几秒才继续开口。

“唔,吓死我了。喂,我要是真想吃掉它早就没了,我还打电话给你做什么啊真是!”

好像也是……

“那你到底是要……”

“我只是觉得,既然是限量版的,那对你来说应该很重要吧,你都没吃,还专门放在空抽屉里。”

当然重要了,是她送给我的,是她送的。

“是很重要吧?”

“嗯……”我对着空气点点头。

“所以啊,既然这盒巧克力对你很重要,而我又很想吃巧克力,那不如,我们交换吧。”

“交换?”

“是啊,你买两盒D氏巧克力来换吧。”

天啊,这里确实是地球吧?我没有跑到火星去吧?绑架巧克力已经够天方夜谭的了,而对方竟然还要求用两盒巧克力去换?

一盒巧克力的赎价竟然是……两盒巧克力?

“哎,你不要呆呆的好不好,我手头这盒可是限量版的酒心巧克力耶。我本来大可以不管你然后直接吃掉它的好吧,而现在你只需要用两盒普通巧克力来换就可以了。”

好像……还划算?

我觉得我那被酒精入侵的大脑已经没办法考虑这个问题了。

“怎么样?成交不?”

“这个……”我觉得需要考虑一下。

“行,那我今晚吃了它。”

“啊!别啊!”对方真的是小孩吗?这种手段实在太恶劣了,“行,成交!”

“这不就结了。”小孩的声音显然很得意。

“但我怎么拿给你啊?”我想到这个问题。

“这个嘛……嗯……我还没想好。”

这一刻我真的很想扑倒在地上。还没考虑好你竟然就敢绑架,而且还带撕票威胁的。

“哎,这样吧,明晚的这个时候你再打电话给我吧,我会告诉你的。”电话那头说道。

“就不能现在说吗?”

“唉,烦死了,不是说我还没想出来嘛。”

我觉得这个孩子比酒鬼老头还要厚脸皮。

“我知道了。”我应道。

“我报我电话给你,记得下吧?”小孩说着念出了一串数字,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我醉着酒,他念的很慢。

“好了,现在赶紧上去把号码记下来,别给忘了,要是明晚忘了打电话给我,那不好意思,撕票了哦,小孩的意志力可是很薄弱的。”

该死,还带威胁的。

“嘟……”我正想说点什么,电话却突然挂了。

我捏了一下脸,很痛,我似乎真的没在做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急忙跑上楼梯,打开门径直进了卧室,打开床头柜的第三个抽屉,原本好好躺在里面的巧克力真的没了。

明明今天上班前巧克力还好好的,但现在抽屉就空了。

开什么玩笑啊……

我完全搞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一场梦。

“该死的酒鬼!”我咒楼下“福临百货”的老头了一句。

“啊…呿!”楼下的老头倒挺配合,还真打了个超大声的喷嚏。

脑门突然一阵热,觉得眼皮变的好沉重。

下一秒,我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

相关文章
继续阅读
  • 我的QQ
  • 这是我的qq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两天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豆瓣 整理 发表于 2022年05月19日19:14:4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2days.org/3284.html
评论  5  访客  0  作者  5
    • 两天
      两天

      死去的祭品,死了也摆脱不了成为复仇的工具,真的很揪心。一个正叙一个倒叙的方式,其实看着有点儿累,很多应该是铺垫的东西,变成了不解之谜,而且当时看的时候感觉有点儿莫名其妙,。

      • 两天
        两天

        这两个故事风格完全不同,第一个是暖意的话,第二个就只能让人心头涌上寒意了吧。两个女人的争执,却要通过害死无辜的小孩来实现。真是可怕

        • 两天
          两天

          本格推理很容易陷入一个缺陷,即逻辑合理情节牵强,人物很容易脸谱化功能化,本两篇小说就是很好的例子。第一篇主人公还算好,其他人设都不合理,故事挺有趣的其实,第二篇情节太多不合理的地方,结构挺好。

          • 两天
            两天

            非常适合低笑点的我们阅读的小说 我在想这是不是有现实发生的事实来作为参考的呢?能想到绑架巧克力这样的故事为主线就说明作者很适合写小说的,很引人注意的一个名称,想想他们的对白,情不自禁的嘴角就翘了。。。

            • 两天
              两天

              喜欢第一部,第二部没看 目测属于智商推理篇,我还是比较喜欢浅显易懂温馨家常篇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