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 经济独立,是女人最大的底气—苏沫

遇见台儿庄 聆听世界评论1.6K字数 4445阅读14分49秒阅读模式
摘要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永远在等着你。

十点读书 第1106期 2019-02-07 创建
介绍: 深夜十点,十点读书。

经济独立,是女人最大的底气

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文 | 苏沫 · 主播 | 应犹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十点读书邀约作者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倾城之恋》讲述了白家小姐白流苏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后,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费尽周折,终于和富家公子范柳原成婚的故事。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对于旧上海的女性来说,婚姻就是她们的职业,那个时代的女人,必须攀附男人才能体面的活下去。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张爱玲这样评价《倾城之恋》:爱是悲哀的,我不喜欢壮烈,我更喜欢苍凉,苍凉就像葱绿配桃红,才有更深长的回味。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张爱玲总是能把爱情从现实的赤裸中撕扯下来,让读者看到血淋淋的爱情伦理。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爱情,或许不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而是两个人的细水长流。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爱就勇敢爱,不爱就离开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午夜十一点,白公馆里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像是诉说着一个不为人知的苍凉故事。文章源自两天的博客-https://2days.org/74609.html

一阵急促刺耳的门铃声,惊扰了这沉沉的夜。

白公馆里一阵慌乱,原来六小姐白流苏的前夫得了肺炎,死了。

流苏二十岁时就结了婚,却不曾想丈夫吃喝嫖赌纳姨太太,还有家暴的恶习,流苏便狠心走法律程序离了婚,因为手里也有些钱,这七八年便一直在娘家白公馆里住下了。

如今赶上前夫去世,流苏的钱也被哥哥败光,白家人便另有了主意,都劝流苏回前夫家带孝主丧,这样便能在婆家熬日子。

流苏装作如无其事地继续做鞋子,手心里却直冒冷汗。

白四爷家的太太不忘火上浇油:要说这六小姐一嫁到婆家,丈夫就变成了败家子,回到娘家,眼见的娘家也要败光,天生的扫把星,真是晦气!

流苏气得浑身乱颤,跪在母亲床沿边诉苦,却不曾想母亲却一味避重就轻,劝她体谅白家的不容易。

流苏何尝不知道白家人暗里嫌弃她,如今是明面上发过话了,她哪还有脸面再住下去。

凄凄凉凉的夜里,流苏把手里的绣花鞋帮子紧紧按在心口,一枚针扎了手也不觉得疼。

有意为七小姐介绍婚事的徐太太劝流苏:年纪轻轻的人,再找个人,不怕没有活路。

流苏突然跌跌撞撞爬上了楼,扑在镜子边,镜子里的人儿青玉的脸,纤瘦的腰,一双娇滴滴的眼,孩子似的萌芽的乳,这娇小的身段还是惹人爱的。

美貌,总是能给不再年轻的女人添一些自信。

那落伍的时钟,缓慢地踱着步子,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还好没有老,流苏微微笑着,不由得舞了起来。

流苏太明白这个大家庭的冷血无情,她该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了,是时候离开了。

女人只要打算为自己考虑,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一场难断输赢的赌局

徐太太为七小姐介绍的那人叫范柳原,他的身份家世自然是不用说的,只可惜他是父亲与一名华侨交际花结合生下的,总有点缺乏安全感。

权势是一种春药,回国后,无数太太急急把女儿们送上门来,反倒是把他捧坏了。

从此他便把女人看成他脚底下的泥,处处留情,却独独无意于家庭幸福。

在徐太太安排的饭局上,这个被白家嫌弃的晦气女人,只穿着白蝉翼纱的旗袍便把打扮得花团锦簇的七小姐比了下去。

流苏被范柳原邀请连续跳了三支舞,成了宴会的主角。

这可让流苏出了口恶气,也让白家人看看她这一辈子还早着呢。

一个女人再好,得不到异性的爱,也就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这点也是奇怪。

白流苏何尝不知道,那个红尘里打滚的花花公子原是对女人说惯了慌,他的话又有几句能信,他是真心喜欢自己吗?

漆黑的夜里,蚊香的绿烟一蓬一蓬浮上来,谁也没看见流苏眼里的泪闪着光。

隔几天徐太太要随先生去香港,竟邀流苏去香港寻觅伴侣,流苏意识到这一定是范柳原安排的,心里迅速盘算着。

前路虽然如迷雾般看不清,但这世上怕是没有比白公馆更难捱的地方了,流苏想赌一把,用她下半生的幸福生活来作赌注。

若是赌输了,大不了名声扫地,她认赌服输;若是赌赢了,便是找到了下半生的保障。

到香港那天是个火辣辣的下午,一眼望去,各种红的、橘红的、粉红的巨型广告牌,倒映在绿油油的海水里,这个热闹异常的大都市,若是栽个跟头,怕也是比别处更痛些。

去浅水湾饭店的路上有许多游人归来,一汽车一汽车载满了鲜花,风里吹落了凌乱的笑声,流苏的心也渐渐明媚起来。

有些路,只能自己走,有些疲惫,只有自己才懂。

人总是要慢慢成长,才有勇气走出过去,将这个繁华世界看看清楚。

一场爱的盛宴

那日浅水湾花架上的紫藤花晒着半壁斜阳,范柳原立在落日余晖中,含笑对流苏轻轻说道:“我在这等你呢。”

那天晚上接风的舞会上,荔枝红的灯光里,流苏看不到柳原黝黯的脸,只听他呢喃:我爱你,一辈子都爱你。

流苏便温柔的低下了头,这情话让久未尝爱的流苏怦然心动,周围都弥漫着淡淡的喜悦,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或许是赌赢了。

人前那么放肆的一个人,和流苏在一起时却总是斯斯文文的君子模样,流苏渐渐觉得安心。

他们回去的路上遇到一堵灰砖砌成的墙,那墙极高,冷而粗糙,月光下映衬着流苏那张娇媚的脸,她的眉与眼都美得不近情理,美得渺茫。

柳原望着流苏坦露心迹:“这堵墙,不知为什么使我想起了地老天荒那一类话,有一天我们整个文明毁掉了,流苏,如果我们那时候在这墙根底下遇见了,也许我们还有真心。”

柳原就这样每天伴着流苏到处跑,电影,广东戏,赌场,思豪酒店,青岛咖啡馆,印度绸缎庄,什么都玩到了。

两人经常一起干各种傻事,乘着电车兜圈子,看一场看过两次的电影,还带流苏在香港吃上海菜,流苏笑他傻气时,他也是笑着不解释。

晚上他们常常肩并肩去散步,直到深夜,柳原竟连她的手都不碰一下,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喜悦在心中滋长,流苏像是知道了幸福的模样。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自己爱的那个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永远在等着你。

相爱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有爱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一日柳原和流苏在海滩上晒太阳,两人互相拍打沙蝇,嬉嬉闹闹中流苏突然被得罪了,便一生气回旅馆了。

然而这次柳原并没有追上来,身边反而躺了另外一个女人,从这天起流苏便被柳原冷落了。

流苏本来是天天出去惯了,忽然闲了下来便觉得无比寂寞,天也适时地下起了缠绵的雨,反倒是平添了几多愁。

一个月光模糊的深夜,床头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那头说着:“我爱你,你爱我吗?”

流苏声音沙哑:“你早该知道,我为什么来香港?”

那头却说:“生死契阔,与子相悦,真是悲哀,好像我们做得了主似的,你其实不爱我,我不至于那么糊涂,花钱娶一个对我毫无感觉的人来管束我,根本你以为的婚姻就是长期的同床.....”

如果你认识以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流苏未听完便挂了电话,范柳原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她。

他原来只要恋爱的欢愉,不想要婚姻的羁绊。

无边的黑暗包裹着她,像是葡萄紫的绒毯子一样炎热,流苏的心却是冰冷的。

流苏想起他有意当着人做出亲昵的神气,让人误以为他们是夫妻,流苏蓦地悟到范柳原恶毒的用心。

她偏不顺了范柳原!

这香港之行就像大梦一场,梦醒之后流苏便打定主意要回上海,归根结底范柳原并没有得到她,以后或许还有更好的议和条件。

柳原没有拒绝,却执意要送她,船上他们接近的机会很多,然而柳原既能抵抗浅水湾的月色,就能抗拒甲板上的月色。

他始终表现的淡淡的,好像笃定流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一个难熬的秋天便击碎了流苏的尊严,白公馆的日子并不好过,流苏像是老了两年。

在这场爱的你进我退中,流苏还是输了。

熬了几个月,范柳原发来电报,流苏哭过后还是去了香港,没有经济来源的她赌不起了。

那一晚,适当的环境,适当的情调,窗外一钩白色的纤月像是玻璃上的霜花,照亮了相拥的两人。

第二日柳原便说下周就要去英国,让流苏等个一年半载他便回来了,这样匆匆聚了又散了,流苏算什么呢?

没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长期抓住一个男人,是一件艰难痛苦且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感情的世界里哪有道理可讲,不过是有一个人先愿赌服输。

这世上没有一种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那些半真半假的情话,掩盖的不过是一对世俗男女暧昧且精明的讨价还价。

倾城只为一场传奇爱恋

柳原走之前为流苏租了一所大房子,门窗上的绿漆还没有干,流苏用食指摸了摸,又把那黏黏的指尖贴在墙上,一贴一个绿印子,流苏笑了。

流苏从小时候起就觉得她的世界过于拥挤,现在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家,有了一个清空的世界。

柳原走后的第二天炮声就响了,屋顶上空流弹吱呦呦飞来飞去,然后砰的一声落地。

冬晨的银雾渐渐散开,淡蓝色的天幕被扯成一条一条,流苏的那颗心在寒风中簌簌飘动,这次或许是没命了吧,不知道柳原是不是还活着。

第二日早上,一辆军用卡车意外停在门外,流苏开门见是柳原,便像孩子般紧紧搂住他的手臂,眼前的这个人恍如隔世。

柳原带着她去浅水湾饭店避难,饭店的墙被打得千疮百孔,那段时间他们都饿得奄奄一息。

炮火中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两人从未感觉过如此的温暖,共患难里竟然生出了难得的真心。

炮声终于停了,城中布满了横七竖八的铁丝网,劫后的香港死一样的寂静,没有灯光,没有人声,只有莽莽的寒风呜呜呜叫唤着。

流苏突然想起浅水湾附近那面墙,她仿佛梦游一般来到了墙根下,却迎面来了柳原。

这堵墙下终于遇见了柳原,他们解下铠甲卸下面具拥抱着,仅仅是一刹那就彻底谅解了对方。

柳原把手掌合在流苏的手掌之上,笑着说到:“之前我们只顾着谈恋爱了,却没有功夫恋爱,我们几时结婚呢?”

流苏听了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低下了头,落下泪来,这个兵荒马乱的动荡年代,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

一个大都市倾覆了,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成千上万的人痛苦着,或许就是为了成全她的爱情。

听说白公馆里吵成一团,四太太也闹着离婚分家产,流苏蹲在灯影里点完蚊烟香,笑盈盈地将它踢到了桌子底下去了。

胡琴咿咿呀呀地拉着,万盏灯火的夜晚,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

虽然圆满中带着悲哀,可生活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流苏能在深宅大院的冷板凳上绣七八年的花,又能在舞池里身段飞花,能在丈夫家暴时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做主,又敢在爱情扑所迷离时及时抽身。

这份破釜沉舟的魄力和步步为营的智慧,放到现代又有几个女子能做到。

流苏是有傲骨的,只不过与范柳原这样的世家浪子不同,她光是活下去就已经竭尽全力了,是经济原因才让她落于下风而已。

沉浮起落的生活里,钱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生活的层次,有多少人的选择是因为别无选择,有多少人的爱是因为无路可走。

杨澜这样说:“一个女人最大的人格魅力,就是拥有她自己的经济独立权,不依赖父母,不依靠男人,自己去争取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这才是做女人做大的价值。”

经济上独立的女人通常更自信,她不会委屈了自己,也有权利去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

都说世上的感情有两种状态:一是有钱,一是有爱;

有钱没爱,丰富了物质,但枯萎了心灵,有爱没钱,安放了灵魂,却委屈了肉身。

姑娘们,愿你能活出第三种状态:有钱有爱有他,醒同笑睡同床,生同房死同墓!

背景音乐 |《Leaves In The Wind》

《Forever You And I》

图片来源 |《倾城之恋》剧照

-作者-

苏沫,十点读书邀约作者,不争不抢不强求,种花种草写文章,一手抱娃一手写心。本文首发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6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应犹,十点读书签约主播,爱摄影的主播一枚。微信公众号:枕边经典,聚听。个人微信号:z67021248,新浪微博:@应犹uull,喜马拉雅电台:枕边经典。

本站文章大部分始于原创,用于个人学习记录,可能对您有所帮助,仅供参考!

weinxin
312379857
←QQ扫一扫添加QQ好友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及链接,谢谢合作!
广告也精彩
 最后更新:2023-10-8
  • 倾城之恋
  • 经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

拖动滑块以完成验证